读《总开关》

最近网上出现了一张图,很准确地表达了google服务被墙的情况。恰好被禁的区域与当年的丝绸之路有着重叠之路,因此被称之为“VPN之路”。

对于大部分用户来说,近段时间对于网络限制的感知度其实很低。但对于部分从业者来说,没有了google,意味着一切生产活动都遭遇到了冰点。工程师寻找开源代码,学者寻找文献,产品经理使用对应的服务,都被阻隔。

恰好在服务被封的时候,我已经做好了准备,并深深觉得那笔钱是我花得最值的消费。因此我受到的影响还算比较小。但看到网上一帮人苦不堪言,还是略有触动。

前两天我一直在看一本书《总开关》,讲述美国通信产业的发展和变化,读起来非常有趣。作者Tim Wu在全书最后一章讲述历史时,提及到了这样一个话题:google、apple、AT&T。

对于我这种从业者来说,google和apple的差异化主要在于业务上:比如google 的api更加丰富,服务使用起来更加顺手且成本较低。apple则做得比较封闭,更加商业化。

但Tim是这样认为的:他们是两个阵营。《总开关》有两层含义:

  1. 在经济领域的产品管理和控制
  2. 在个人信息领域的控制

全书阐述了AT&T的发展、拆分和再次崛起,谈及美国政府对待通信产业、好莱坞、有线电视及互联网等传媒的态度。其中颇有一些值得揣摩的“分与合”故事:

  • 阿道夫·朱克与其他人挑战爱迪生电影托拉斯。当托拉斯被限制的时候,朱克则想着让所有电影院接受他打包购买的计划。
  • 戴维·萨诺夫是美国无线电公司总裁,他从贝尔公司手中获得了无线电的业务,并影响整个国家的无线电广播,但他却有意阻碍了调频技术的使用。
  • 联邦通信委员会一开始阻碍新技术发展,后来又为反托拉斯,分解垄断产业做出了行动。
  • 乔布斯曾在iPhone首发的现场,邀请google的总裁施密特。最后却分道扬镳,各自为阵。

就讲讲我最熟知的google和apple的故事吧。一个封闭,一个开放,大部分人是从业务层的角度去看待。但Tim认为,这两个公司从经营理念,甚至是对待产业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。

apple更喜欢联合其他大企业,垂直整合产业链;google则是一个挑战者,试图对抗AT&T等通信网络。正如朱克所为,朱克挑战爱迪生托拉斯,和今天的google一些做法略有相似之处。如果你对google了解较多,可以联想到近几年google在做的许多事情都围绕着这个主题:如何瓦解传统通信网络的控制权。比如在堪萨斯的某个城市铺设高速宽带,在一些边缘地区利用热气球提供wifi。

如果你还不理解,那我再举几个例子:

比如有线电视最开始应该是受到无线电公司的控制,但在一些边缘地区,产生了独立的运营商,他们试图跳出传统公司的限制——是不是和google的策略有点像呢?

比如特德·特纳在1976年创建了第一个优先电视网,不是通过传统的通信线路,而是通过卫星发射信号,才奠定了CNN的基础。

 

google想做的也是类似的事情,做一个挑战者。而apple想做的,则没有那么理想化,他们只想要做强强联合。这也就解释了两家公司很多行为上的差异。

回到《总开关》一书,Tim虽然谈的是产业整合和分解的历史,但最终想说的却是这样一个观点:对于信息的控制。

他在书中曾写道这样一段话:

“赫胥黎在写作《美丽新世界》6年前,已然窥察到集中管理并机械化生产的文化产业将产生的严重后果。他写道:从堪萨斯到北京旅行必定只需要花上几个小时,不过,要是两地风貌无别,这样的旅行将不再具有任何意义。”

大批量生产且被限制的信息,最终会有什么样的效果呢?大概就是赫胥黎说的“毫无意义”。

最近世界杯成为人人可谈的话题,是难得全世界共同关注的事情,每个人都无法免俗地成为观众,甚至被营销——比如一去商场就看到各种国旗和球衣。这其中是否有意义呢?

不管是全民娱乐,还是可控制的开关,读完此书的人,都应该想一想如何重新获取自己的信息,而不是陷入到信息茧房中。因为大部分人不是书中提到的熊彼特所说的那种人:拥有创建个人帝国意愿的人。大部分时候,我们被动接受,在信息洪流中失去自我。

正如《总开关》曾提到这样一段话:

只要民众的话费通知单上没有明显的变化,他们不关心发生了什么。

 

 

//在前篇文章我曾提到重拾阅读的乐趣,这两周基本都在利用闲暇时间看书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意识到信息泛滥的时代,今日头条的成功是有其逻辑的。但反过来,这一成功难道不是另一个开关吗?

5 Comments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